-咩咩咩毛-

爱画画 水彩 微博@-咩咩咩毛-

悄咪咪来lof发一波宣传🙈
🌸戬杰同人贴纸通贩🌸
※预售地址:http://t.cn/RlBm1TY
预售时间:截止至11月25日
代理:@ 安利狂魔迪迪 (淘宝店铺:俺们家的周边铺)

※内容:
五张贴纸为一份,价格为24r/份
尺寸:18*13cm
材质:和纸,有切边
小福利:购买的姑娘们能随机获得小签绘,量不多🙈看大家的欧气了

※抽奖:微博上有抽奖,大家不去来一发咩🙈
(鞠躬🙇)

混更(遁走)
最近天气变凉了😩被子盖薄了😩浑身难受不想画画😩

产完啦!

除妖师明X狐妖离  

狐妖小红娘的王权富贵梗

配合喻老师的文使用更佳~http://yuwenzhoudexinzang.lofter.com/post/1e3b7e3d_11027a0d

七夕节快乐!😘
九点十五分的联图活动😘
歌单第七首歌是《喜欢你》😘

【执离 仙侠au】万箭穿心

喻老师我爱您啊😘😘😘😘😘😘
但是图还没画完😭😭😭我我我尽快画完嘤嘤嘤😭😭😭爱你😘😘😘

喻文州的心脏:

我回来了!!!


和咩老师面基后的点梗 @咩毛菌
【配合咩老师图食用更佳】


狐妖小红娘王权富贵篇的人设
捉妖师x小狐狸
be预警
前世今生 万箭穿心


“万水千山,你愿意陪我一起看吗?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《狐妖小红娘》


“师父,那黑蟒似乎向山中去了。”


说话的青年着一身青黑色短打,腰间别着一个铁八卦和一柄长剑。


他神色凝重地看着那黑蟒离去的方向,忍不住担忧。这黑蟒不知修炼了多少年,功力颇深,又善于藏身于市井。若非此次为了窃那株浮玉羽琼还伤了诸多人命,他和师父也不至趁夜奔袭百里。


说到底,妖都是要除净的。


“执明,你且向东查探二十里。若无黑蟒形迹,便返回此处。若发现形迹便传音于我。黑蟒狡猾,切不可与之缠斗。”


翁彤细细嘱咐了自己的傻徒弟一番,仍不甚放心。最后从怀中摸出一块血色灵玉来,叮嘱执明以此物驱邪,这才念了个诀,向山中疾行去了。


执明随手拿起血玉端详,阳光透过玉石,凝出淡红色的光晕来。




“章儿,有这株羽琼,你的病定可痊愈了。”


仲堃仪先化成了个翩翩公子的形态,又将一身的血腥气都掩去了,这才敢踏入内室。


“有劳你了,恐怕又要浪费不少银钱。”


榻上的少年面色苍白,一句话没说完还咳了几声,一观便知是大限将至。


仲堃仪强行以浮玉羽琼为孟章续命,逆天而行,也不知是对是错。


“这是哪里的话。我日日盼着你身体康健,不要说银钱,便是要我的命也使得。”


孟章一时无言,盯着仲堃仪看了半晌才微微翘起了唇角。


便是这时,门外响起了敲门声。仲堃仪皱了皱眉,将羽琼花放下问道:


“门外何人?”


“讨债之人。”




慕容离乃狐妖与人类所生,与其母长居浮玉山。他修行百余年还未出过山门,此番仲堃仪盗取浮玉羽琼本不是一桩大事,他却特特地央了母亲下山。


不过是为着一睹大好山河罢了。


何况浮玉羽琼乃仙草,百年不过生得这一株,怎可让人轻易盗了去?


仲堃仪虽不好惹,他却不惧,循着踪迹便上了门。


仲堃仪哪肯让孟章知晓他的真身,闪身跃出门外便与慕容离缠斗起来。


慕容离修为尚浅,却有燕支剑在手。几个回合下来,还未分出胜负。


“蛇妖,你若将羽琼交还,此事便罢。”


仲堃仪冷哼一声,手中格挡燕支来势,言道:


“我不过拿来治病救人,总比放在你们这些狐狸的私库里强。”


慕容离知此事不可善了,心底叹了一声,暗运灵力,挥剑便直指仲堃仪喉间。


熟料孟章心下担忧,已披上外衣行至门前。他见此剑凶险,拼了一身的力气将仲堃仪推开,自己却被燕支刺伤了肩头。


仲堃仪哪里还顾得上慕容离,化作蟒身衔起孟章便化作一团黑气消失了。


慕容离适才早早便看见仲堃仪将羽琼放至榻上,此刻翻查内室却无所获。正疑惑间,一根紫色的发丝落入慕容离的眼底。


似乎...又是个窃花小贼啊。




执明将羽琼花往怀中一塞,顺着下山的路去了。


适才见那蛇妖与人缠斗,虽看不清是何人,执明却也看得出亦是不好相与的。他便偷偷将这羽琼偷了来。


有这羽琼花做引,那蛇妖必会再来夺取。到时自己布下法阵,不怕解决不了他。


看今后谁敢说他只会混吃等死。


执明心中畅快,再一抬眼,一抹亮红浮现在眼前。


那是个红衣美人,正倚在树枝上望着他。红衣并黑发垂落,顺风而摇摆飘荡。美人如玉,执明一瞬间便想到了那块血色红玉,当衬此人。


“你个小道士,看我做什么?”


“我...你...你生得好看...我看了心里欢喜。”


执明支支吾吾地,将心中所想照实说了。慕容离被他逗得一乐,眉眼弯弯,笑容化成了春日里的风,吹进执明的心窝里。


他看痴了。




慕容离言自己不识下山之途,欲与执明结伴而行。执明本就对慕容离颇有好感,自然欣然应允。


“阿离你今后若无事,还是不要上昱照山了。那山上有蛇妖,会吃人的。”


执明给慕容离夹着菜,嘱咐道。


慕容离举杯掩去笑意,对小捉妖师自来熟的行为不以为意,反而有些欢喜。他轻轻点了点头,言道:


“我不曾离家,偏爱游湖访山。如今妖类横行,此愿怕是不能成真了。”


“等我了结了此次蛇妖之事,便向师父禀明去四处游历。到时...阿离可愿与我同去?”


执明的表情很认真,他同慕容离不过刚刚结识几日,却觉得这是他这一生最畅快的日子。


他想要...保护阿离,照顾阿离,他想要慕容离总是笑着。
好像只有见到阿离的笑脸,他才会欢喜。


执明的眼中映着慕容离的脸,慕容离怔了怔,再度举杯饮了口酒。


“此话当真?”


“此话当真!”


慕容离只觉胸中弥漫着丝丝甜腻,似能将他腻死在其中。


或许,他不该拖得这样久。




羽琼花便放在执明的外衣里。他对慕容离几乎是不设防的,只要慕容离愿意,随时都可以拿到羽琼花。


甚至强抢都可以,反正小捉妖师也打不过他。


可是他却拖到了如今。


慕容离端详着适才趁执明换衣服偷取到的羽琼,冷冷的面孔中夹杂着一丝落寞。


一株羽琼花,多少红尘事。


他正待就此离去,却等来了前来告别的执明。


“阿离,我得将羽琼花送回门派。多不过半月就会回来的。”


执明还未发觉羽琼已被慕容离替换了。狐族的幻术,向来少有人察觉。


他再没了捉住蛇妖的心思。


他原来不那么怕死的,但自从认识了慕容离,就怕了。他怕自己死了就再也见不到慕容离了。


他得好好活着。


“阿离,这是血玉,灵物,可以保命的。我...不说了我得赶紧走了。”


他想说,等哪天用这玉给阿离雕一个簪子。只有阿离才配得上这玉。可话到嘴边,便羞怯了。


赠簪,便是定情。


纵是脸皮厚如执明,少了几分勇气,也是难以启齿的。


慕容离沉默半晌,将血玉缓缓收到怀中。心口处似乎被那血玉捂热了,暖暖得让人沉醉。




猛然间,一道剑气扫向慕容离。他躲得及时,却也被削去了几缕青丝。


定睛一看,不是化作人形的仲堃仪是谁?他此时双目充血,招招很辣,俱是向着慕容离身遭去。


执明生怕他伤到慕容离,将怀中的“羽琼”掷出,高声道:
“你不是要羽琼花吗?给你,快停手!”


那“羽琼花”被仲堃仪一剑斩为碎花,零落一地。他冷哼一声,嘲讽道:


“呵,你竟不知羽琼早已被这只狐狸掉包了吗?可笑至极。”


执明瞪大了眼睛,不可置信地望着那一地的碎花瓣。


他没有去看慕容离,因为他隐隐明白,这是真的。能牵引他心魂的慕容离,他心心念念的阿离,并不是个人,而是一只狐狸精。


他一直都在骗他,他接近他只为了那株羽琼花。
确实是可笑至极。


执明一个人走了。慕容离突感没趣,懒得再与仲堃仪纠缠,便将怀中的羽琼随手丢给了他。


很轻易,因为这花一点都不重要了。


重要的,已经离开了。




慕容离在此处盘桓了数月,他在等执明,却等不来。


孟章病愈,仲堃仪自是愉悦。孟章感念慕容离赠与羽琼花,摆了酒来答谢,亦是为了化解仲堃仪与慕容离的仇怨。


席间仲堃仪多饮了两杯,便谈到了执明。


执明回去后不愿杀害妖类,被同门视为异类,言他是被狐狸精迷了心窍,更出言侮辱慕容离。执明哪里肯依?将同门打伤,将依门规处刑。


慕容离敛眉垂目,似乎能将桌案盯出个洞来。他握着酒杯的手颤了颤,说了句告辞便离开了。


“你何不拦下他?他是妖,如何入得钧天派?岂不是...”自寻死路。


孟章叹了口气,仲堃仪无奈地摇了摇头,这哪里是他能拦住的。


情之一字,向来误尽苍生。




慕容离从山门一路打至山顶。他望着殿门,手中握着燕支剑。


一路行来,受了不少伤。支撑他的仅仅是执明被关在此处。


他红色的衣上染了血,看不出的。只不过发丝已乱,面上也露出疲态来。


这让他有些担忧。


执明许是见了不会欢喜的。


他也不知何时对那傻了吧唧的小道士动了心。


他糊涂,执明也傻。明明手中有个铁八卦,却连他是妖都认不出。


慕容离恍惚间见到大殿的门开了,那深黑色的身影跃至他的身前。


宽大的袍子将他裹了起来,他被拥住,抱起。
真暖和啊。


“我...来带你走了...”


他张了张嘴,却发不出声音。执明看懂了他的口型,耸了耸鼻子,不让眼泪留下来。握住阿离的手道:


“嗯,我就知道我的阿离会带我走的。”


他抱着慕容离,一步一步地向门外走去。


“孽徒,那是妖啊!”


“这个叛徒,竟然自甘堕落,与妖为伍。”


无数声音充斥在耳边。师父,同门……可执明都听不见了,他眼里只有怀中的小狐狸。


万千箭矢破空而来,执明用身体护住了慕容离。慕容离听到了箭矢没入身体的声音,他抬起手想要摸执明的脸,最终...还是没有触到。




仲堃仪辗转寻到二人的尸首时,发现慕容离已经化作了一只火红的小狐狸,有一息尚存。


而执明的头发...竟全都白了。


小狐狸的怀中闪着光,那是一块血玉,带有执明灵力的血玉。


仲堃仪全明白了。


原是执明临死前,将一身灵力注入血玉,这才让血玉得以护慕容离周全。不过瞬息,青丝成白发。


仲堃仪轻声叹气,将小狐狸并血玉送回了浮玉山。


从此忘却前尘,重新修炼,未尝不是幸事。


至于执明...他此生善缘颇多,来世必有大富贵。


当然,那是另一段故事了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可以看做是那篇叫狐狸精的小短篇的前传...
就可以当是he了
○| ̄|_

哥:“崽子,你干啥呢?”
弟:“前面有几个棺材板压不住的爬出来了,小爷我把他们突突回去。”
永远迷一样的姿势😃永远躺平磕糖的我们😃😃😃